经典美文

吴伯箫:马

发布于 2020-03-31

  吴伯箫:马   也许是缘分,从孩提时候我就喜欢了马。三四岁,话怕才咿呀会说,亦复刚刚记事,朦胧想着,仿佛家门前,老槐树荫下,站满了大圈人,说不定是送四姑走呢。老长工张五,从东院牵出马来,鞍鞯都已齐备,右手是长鞭,先就笑着嚷:跟姑姑去吧?说着一手揽上了鞍去,我就高兴着忸怩学唱:...

阅读(0)

朱自清:松堂游记

发布于 2020-03-26

  朱自清:松堂游记   去年夏天,我们和S君夫妇在松堂住了三日。难得这三日的闲,我们约好了什么事不管,只玩儿,也带了两本书,却只是预备闲得真没办法时消消遣的。   出发的前夜,忽然雷雨大作。枕上颇为怅怅,难道天公这么不做美吗!第二天清早,一看却是个大晴天。上了车,一路树木带着宿...

阅读(3)

龙应台:门沿

发布于 2020-03-25

  龙应台:门沿   2007年最末一个晚上,18岁的华飞去和朋友午夜狂欢。我坐在旅店的窗边,泰北冬季的天空洁净,尤其当城市的灯火因贫穷而黯淡,星星就大胆放肆了,一颗一颗堂堂出现。但是星星虽亮,却极度沉默,下面的街头人声鼎沸,乐鼓翻腾。刚从街上的人流里撤回,我知道,像河水般涌动的...

阅读(2)

冰心:归来以后

发布于 2020-03-21

  冰心:归来以后   我回到祖国,回到我最熟识热爱的首都,我眼花缭乱了!   几年不见,她已不再是“颜色憔悴、形容枯槁”,而是精神抖擞,容光焕发了。这些年来在我梦中涌现过多少次的胜地,尤其是“五四”纪念地的天安门,那黯旧的门楼,荒...

阅读(3)

林清玄:真诚相待

发布于 2020-03-20

  林清玄:真诚相待   我去民权东路的殡仪馆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。最后的仪式是绕着朋友的棺木瞻仰他的遗容。看着朋友安详的脸,想到去世前他因病而极端痛苦的样于,现在他终于解脱了,我减少了忧伤的情绪,感到有一点安慰了。   走出殡仪馆,我想到今后再也不能和朋友一起喝咖啡谈笑,想到生命...

阅读(3)

萧红:来信

发布于 2020-03-20

  萧红:来信   坐在上海的租界里,我们是看不到那真实的斗争,所知道的也就是报纸上或朋友们的信件上所说的。若来发些个不自由的议论,或是写些个有限度的感想,倒不如把这身所直受的人的话语抄写在这里:   “××:   这里的事件直至现在仍是很混沌...

阅读(4)

罗兰:为什么要结婚

发布于 2020-03-18

  罗兰:为什么要结婚   一位职业妇女问我:“为什么要结婚?”   我说,这问题范围很广。因为单看字面,它已包括了:   一、“人”为什么要结婚?   二、“女人”为什么要结婚?   三、“为了...

阅读(3)

周作人:麟凤龟龙

发布于 2020-03-13

  周作人:麟凤龟龙   麟凤龟龙,自昔称为四灵,算作祥瑞。其中只有乌龟还是存在,蠢然一物,看不出什么灵气。麒麟这东西见于“西狩获麟”的历史,可见事实有过这种动物,而且望文生义的解说下去,可以说它是鹿的一种,那么日本动物学家称动物园里的长颈鹿为麒鳞,似乎是...

阅读(4)

王蒙作品_王蒙散文集

发布于 2020-03-12

王蒙作品_王蒙散文集 王蒙:苏州赋 王蒙:思想美丽,学习着也是美丽的 王蒙:多一种享受,多一种人生 王蒙:我为什么没有自杀? 王蒙:过年 王蒙:重读徐皐的《风萧萧》 王蒙:安详 王蒙:难得明白 王蒙:葡萄的精灵 王蒙:灰鸽 王蒙:最后的“陶” 王蒙:爱的影...

阅读(6)

余秋雨:庐山

发布于 2020-03-10

  余秋雨:庐山   找到庐山不是专门去旅游,是与一大群文人一起去开会的,时间是1979年夏天。那里召开的,是一个全国规模的文艺理论讨论会。   庐山本是夏天开会的好地方,但据我所知,那里好像从来没有开过文人大会。原因说起来太复杂,不管怎样,现在总算有了第一回。   但是,回过去...

阅读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