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经:瞻卬

  《诗经:瞻卬

  瞻卬昊天,则不我惠。
  孔填不宁,降此大厉。
  邦靡有定,士民其瘵。
  蟊贼蟊疾,靡有夷届。
  罪罟不收,靡有夷瘳。

  人有土田,女反有之。
  人有民人,女覆夺之。
  此宜无罪,女反收之。
  彼宜有罪,女覆说之。

  哲夫成城,哲妇倾城。
  懿厥哲妇,为枭为鸱。
  妇有长舌,维厉之阶。
  乱匪降自天,生自妇人。
  匪教匪诲,时维妇寺。

  鞫人忮忒。谮始竞背。
  岂曰不极?伊胡为慝?
  如贾三倍,君子是识。
  妇无公事,休其蚕织。

  天何以剌?何神不富?
  舍尔介狄,维予胥忌。
  不吊不祥,威仪不类。
  人之云亡,邦国殄瘁。

  天之降罔,维其优矣。
  人之云亡,心之忧矣。
  天之降罔,维其几矣。
  人之云亡,心之悲矣。

  觱沸槛泉,维其深矣。
  心之忧矣,宁自今矣?
  不自我先,不自我后。
  藐藐昊天,无不克巩。
  无忝皇祖,式救尔后。

  译文

  仰望广大无际天,仿效君王不仁爱。
  很久以来不安宁,降下这些大瘟疫。
  邦国骚扰不安定,士官百姓遭疾苦。
  害虫残害禾苗疾,没有终结伤害尽。
  酷刑如网不收敛,生灵涂炭无止境。

  别人若有好田土,你却侵占归自己。
  别人田里人民多,你却夺来做奴隶。
  这些本是无辜人,你却捕杀不讲理。
  那些本是有罪人,你却反去赦免他。

  聪明男人建国家,聪明女人多败国。
  美丽而又聪明女,又是枭来又是鸱。
  妇有长舌爱乱讲,灾难由此找到阶。
  祸乱不是从天降,出自妇人枭长舌。
  无人教来无人诲,只是妇人来把持。

  妇喜嫉恨又善变,谄言争竞相违背。
  难道她还不够狠,那么怎样才算恶?
  好比买卖利三倍,君子一眼能识别。
  这个女人无公事,她却不做蚕织事。

  上天何以来指责?神明如何不具备?
  舍弃凭借使远离,计度相互憎或恨。
  不善良兮不吉祥,威仪不放祭祀上。
  人们都说要灭亡,邦国竭尽将损毁。

  上天降祸人迷茫,计度迷茫多充足。
  人们都说要灭亡,心里真是很忧伤。
  上天降祸人迷茫,计度迷茫多隐微。
  人们都说要灭亡,回天乏术心伤悲。

  泉水沸腾涌出地,计度泉水有多深。
  心之忧伤由来久,难道只是始于今?
  祸乱不生于我前,祸乱不生于我后。
  美好广大无际天,无不能使人恐惧。
  不要愧对光明祖,效法祖先救子孙。

  赏析

  这亦是一首在家族内部宴会上唱的雅歌,公元前781年,周宣王去世后,幽王宫涅继位,任用好利的虢石父执政,朝政腐败激起国人怨恨;三年(前779),伐六济之戎失败;同时天灾频仍,周朝统治内外交困。引致西周灭亡的导火线是幽王废掉正后申侯之女及太子宜臼,改以嬖宠美人褒姒为后,其子伯服(一作伯盘)为太子。宜臼逃奔申国,申侯联合缯国和西方的犬戎进攻幽王。幽王与伯服均被犬戎杀死于戏(今陕西临潼东)。公元前771年,西周覆亡。幽王死后,申侯、鲁侯、许文公等共立原太子宜臼于申,虢公翰又另立王子余臣于携(今地不详),形成两王并立。宜臼为避犬戎,迁都到洛邑,是为周平王。余臣在公元前760年被晋文侯所杀。

  歌者目睹这一切,痛心疾首,忧心如焚,唱出此歌。一方面他愤怒地谴责幽王的荒淫无道,一方面他又痛斥了褒姒干预朝政,祸国殃民,无中生有,陷害无辜之人。由此认为此女就是祸乱的根源。在五、六段,歌者一连三句“人之云亡”,对良臣贤士尽去的惋惜痛切之情溢于言表,表现出一个正直贤臣忧国忧民的赤子之心。本歌还善用比喻,将褒姒比作“蟊贼蟊疾”、“为枭为鸱”,既贴切又生动,又蕴涵强烈的厌恶之情。

  • 诗经全文
  • 诗经氓
  • 诗经:昊天有成命